時間
更多
首頁 >> 文化產業 >>文化產業 >> 榮獲茅盾文學獎 陜西作家陳彥的《主角》講的什么故事?
详细内容

榮獲茅盾文學獎 陜西作家陳彥的《主角》講的什么故事?

  今天(8月16日),第十屆茅盾文學獎頒出,陜西作家陳彥《主角》、梁曉聲《人世間》、徐懷中《牽風記》、徐則臣《北上》、李洱《應物兄》獲獎。

  茅盾文學獎由中國作家協會主辦,是根據茅盾先生遺愿,為鼓勵優秀長篇小說創作、推動中國社會主義文學的繁榮而設立的,是中國具有最高榮譽的文學獎項之一,每四年評選一次。參評作品需為長篇小說,字數在13萬以上的作品。據悉,今年共計有234部作品參評第十屆茅盾文學獎。

  《主角》被認為是一部動人心魄的命運之書,一個以中國古典的審美方式講述的寓意深遠的“中國故事”。其實,《主角》在入圍茅盾文學獎之前,已先后獲第三屆“施耐庵文學獎”、第三屆長篇小說(2018年度)金榜作品等多個獎項。

  

11173f7b5e7a57876559caadf0d06bc7.jpeg


  陳彥的《主角》到底講了一個什么樣故事?

  《主角》小說記述了憶秦娥從一個放羊娃,到一個縣秦腔劇團的燒火丫頭,再到配角直至主角奮斗過程的沉浮史。全書近七十萬字的篇幅,時間跨度四十余年,形象地描繪了改革開放四十年期間一位秦腔名伶的成長史和奮斗史。

  整部小說有兩條大的主線,一條是憶秦娥一步步成為“秦腔皇后”的奮斗;另一條線是憶秦娥被迫卷進紛爭的沉浮。

  《主角》從1976年寫到2016年,從鄉村到都市再輾轉海外,透過秦腔舞臺,描摹出中國最古老劇種與整個社會在時代洪流中歷經的萬千變幻。通過主角憶秦娥的成長經歷,再現了秦腔這個劇種在地方及省城由興盛到衰落,再到轉型,再到興起的過程。

  作為流行于西北五省區的大劇種,秦腔在改革開放前一度面臨“消亡”危機,很多老戲排完了,新戲又沒跟上來。1976年古典戲解禁,大概在1978到1983年前后,陜西民間長期壓抑的看戲熱潮噴涌而出,很快形成演出高峰。《主角》的故事也開始于這個期間。

  1990年代,隨著傳播、娛樂和消費方式多元化,大批劇團成立輕音樂團、模特隊、舞蹈隊,衣著暴露,頻繁商演。《主角》里,陳彥先后寫了五個性格各異的團長,展現了當時“名角挑團”制、傳統戲團面臨改革、演員下海從商等現象。

  1990年代中后期,秦腔茶社悄然興起。西安的秦腔茶社最高峰達到近300家,同時出現了名為“搭紅”的打賞新形式。

  小說中,憶秦娥有無數擁躉,每晚“搭紅”高達數萬元。煤老板的劉四團為引誘她,一晚拋出3萬條“搭紅”和100萬元現金,憶秦娥斷然拒絕,再未踏足茶社。后來經濟形勢逐漸嚴峻,劉四團逃跑了,象征著秦腔茶社衰落。

  現實中,主要原因則也包括觀眾審美水平普遍提高及經濟轉型。

  2004年,全國文藝院團改革,西安成為四個試點城市之一,戲曲產業化不可逆轉。改革雖然催生不少民間演出班社,激活了基層演出市場。但劇本革新成為陜西戲曲發展的現實難題,傳統劇目亟須“經典化提升”,票房和口碑兼具的現代戲更是鳳毛麟角。

  小說中,“小憶秦娥”角色的走紅也象征秦腔新生力量崛起。

  

a51508d1dee2a0d665d9cafbe5818e34.jpg


  陳彥 圖片來源:西安發布

  為小人物立傳的陳彥

  提起陳彥,很多人可能并不熟悉。但無論在陜西戲劇界還是文壇,陳彥都是當之無愧的主角之一。

  提起《遲開的玫瑰》、《大樹西遷》、《西京故事》(被譽為“西京三部曲”)等戲劇作品,相信很多人熟悉,它們的作者就是陳彥。繼《西京故事》《裝臺》兩部長篇小說之后,《主角》是陳彥的第三部“跨界”作品。

  1979年,鎮安人,16歲的陳彥學習改編了舞臺劇《范進中舉》,這算得上是他在戲劇創作上的牛刀小試。后來在陜西省戲曲研究院工作23年,從編劇到團長、從團長到院長,再成為中國戲劇家協會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

  陳彥創作的戲劇、小說大多取材于百姓生活,主人公都是“小人物”。

  比如眉戶戲《遲開的玫瑰》寫19歲的喬雪梅考上北京一所重點大學,母親卻突遇車禍身亡。面對癱瘓的父親和3個未成年的弟妹,她毅然放棄上大學的機會,挑起了贍養父親、撫育弟妹的重擔……《遲開的玫瑰》也是一部永不凋謝的“玫瑰”,問世22年來上演上千場,至今依然在全國巡演。

  秦腔《西京故事》講述的也是一群生活在西京城里的普通人的故事。一家之長羅天福,因一雙兒女先后考上重點大學,與妻子一道用 “千層餅”的手藝,支撐兒子甲成、女兒甲秀在西京城的“求學大業”。兒子羅甲成卻在理想與現實的巨大落差中日漸迷失,直至把一家人拖向精神崩塌邊緣。女兒羅甲秀卻天生樂觀,隨遇而安,幫助弟弟渡過了心理難關,還鼓勵羅天福重拾自信,尋求新的經營方式……

  以西安交大西遷題材創作的秦腔《大樹西遷》,雖以描寫知識分子不畏艱難,響應黨和祖國召喚,“哪里有愛和事業,哪里就是家”的故事,但也不乏對大學生的奮斗精神和賣雞蛋大嫂的人性之美的關注和贊美。

  陳彥說:“我總在為小人物立傳,我覺得,一切強勢的東西,還需要你去錦上添花?我的寫作,就盡量去為那些無助的人,舔一舔傷口,找一點溫暖與亮色,尤其是尋找一點奢侈的愛。”

  同樣為小人物立傳,路遙、陳忠實、賈平凹等陜西籍作家主要關注鄉村,陳彥專注于城市敘事。

  在此前的九屆茅盾文學獎評選中,陜西作家路遙的《平凡的世界》摘取第三屆茅盾文學獎,陳忠實的《白鹿原》摘獲第四屆茅盾文學獎、賈平凹的《秦腔》摘獲第七屆茅盾文學獎。陜西已故作家紅柯的作品也曾入圍茅盾文學獎。

  (據人民日報、戲劇網、陜西日報、當代陜西綜合)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北京pk赛车开结果